工作人員在照顧收留的嬰兒。郭智軍 攝
  南方日報訊 昨日下午,廣州市民政局召開“嬰兒安全島”試點工作情況通報會。根據通報,自1月28日起啟用的廣州市社會福利院“嬰兒安全島”從昨日起暫停試點,這是目前全國25個試點中首個暫停使用的“嬰兒安全島”,在此前48天中,“安全島”共接收棄嬰262名。據廣州市社會福利院院長徐久介紹,接下來將進行試點總結及做好接收棄嬰分流、防疫等工作,重新啟用的時間將另行公告。
  記者昨天下午在廣州市社會福利院外看到,在原來“嬰兒安全島”的外圍已經圍上了四塊塑料屏障,上面用嬰兒手寫字體印有勸導家長不要棄嬰的話語。
  為何暫停試點?

  棄嬰數遠超預期達極限
  為何啟動試點不足兩個月就宣佈暫停使用?徐久表示,由於安全島的啟動,廣州市福利院接受棄嬰的數量遠遠超過預期,並且已經達到了極限,“僅一個多月,市福利院每個班組養育兒童人數已從原有約50人猛增至最少80多人,最多已近100人。”
  而隨著棄嬰人數的不斷增多,廣州市福利院現有的隔離設施已無法滿足需要。“最主要的是空間不夠,按照要求,每個嬰兒享有的平均面積應該不小於5平方米,在安全島啟用前還勉強夠用,現在已經不夠了,有許多嬰兒床不得不讓兩個嬰兒共用。”徐久說,新棄嬰與院內其他兒童共同集中生活在一個空間,很容易導致院內傳染病的交叉感染和廣泛、快速傳播,情況十分嚴峻,“市疾控的人說床位密度太高了,十分擔心。”
  “上級民政部門對試點並沒有明確啟動和暫停時間,試點可以根據實際情況來評判,進行總結,完善內部管理,所以我們並沒有來自上級或其他方面的壓力。”廣州市民政局社會福利處處長葉芬強調,目前只是暫時關島,對於安全島的設施並不撤除,“按照上級民政部門的統一部署或是參照珠三角其他城市的試點經驗,我們會適時重啟安全島。”
  為何廣州最早停用?

  接受棄嬰量遠超其他城市
  目前中國內地共有10個省份建立了25個“嬰兒安全島”。廣州作為較晚試點的城市,為何卻最早停用?對此,徐久解釋稱,這是因為廣州在短短的一個半月內就接受了超過200名棄嬰,遠遠超過開展試點工作的其他城市同時期的接受數量。
  “最早開展試點的石家莊市在兩年半的時間內,才接受棄嬰約180人。內蒙古的烏蘭察布市兒童福利院2013年4月試點,到2014年2月僅接受了4名棄嬰。”徐久介紹,同屬發達的地區的天津同期接受了50個,南京接受了25個,總體而言,其他試點城市棄嬰數量保持平穩或略有增長,而試點這段時間廣州從公安系統接受的棄嬰只有33例,“可以說廣州收養的棄嬰數量相比之前是呈十倍的增長。”
  徐久初步分析稱,廣州是華南目前開展嬰兒安全島試點的唯一特大型城市,集中了華南地區的醫療資源和公共資源,又是大量流動人口的聚集地,這導致棄嬰短時間內劇增。他表示,各試點城市均出現了棄嬰數量顯著高於往年同期的情況,而“嬰兒安全島”均在民政部門直屬的事業單位社會福利院或兒童福利院試點,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編製緊張、人員不足等情況。
  再有棄嬰如何處理?

  立即報警並提供監控錄像
  “嬰兒安全島”暫停使用後,如果還有人棄嬰將如何應對?對此,徐久表示,今後一段時間,市福利院將按照原來的工作程序,只接收公安部門送達的棄嬰。一旦發現有人在“嬰兒安全島”或福利院其他區域遺棄嬰兒,將立即報警,並向警方提供棄嬰行為的視頻監控錄像等相關追查證據和線索。
  徐久介紹稱,在“嬰兒安全島”試點工作暫停後,市福利院將集中精力認真做好接收棄嬰的護理、治療及分流、收養工作。“首先我們將邀請疾控部門專家到院指導,對全院進行一次全面的防疫消毒工作,確保市福利院無傳染病等公共衛生事件發生。”對於嬰兒分流,徐久表示,將循序漸進,充分考察備選地點設施、管理等的各項指標,在確保具備接受條件後再行分流。
  葉芬表示,下一步廣州市民政局將會同衛生、人社、教育、殘聯等部門著力推動並出臺面向本市戶籍困境兒童的救助幫扶政策,包括實施福彩公益金資助本市戶籍的腦癱、先天性心臟病、唇齶裂患兒手術康復政策,研究出台不能自理的重度殘疾人家庭扶助政策、殘疾兒童特殊教育政策、殘疾人就業能力培訓等政策,為困境兒童和他們的家庭提供切實的救助和幫扶,進一步健全和完善我市兒童福利保障體系。
  專家解讀
  “棄嬰絕大部分不是廣州本地,甚至不是廣東”
  廣州市社會工作協會副會長朱靜君認為,廣州暫停“嬰兒安全島”試點的意義在於給了社會一個回頭看的契機,“現在告一段落了由他的客觀原因,我們可以停下腳步,對那些困難家庭撫育嬰兒的困難、需求進行評估。來進一步探討接下來如何運用政策、制度來進行幫扶,因為進安全島對於嬰兒來說不是最佳的選擇,福利院的棄兒都很可憐,他們大都身體有病,更重要的是沒有父愛母愛。”
  她表示,安全島暫停使用後,廣州的社工團隊將積極收集各地民政系統的政策資源和慈善機構的救助資源,彙集成冊,像目標對象發放,“許多家長看到孩子殘疾或重病以後,對於如何申請救濟、利用社會幫助不太明白,我們將幫助他們鏈接各地民政系統的政策、慈善總會和紅會的資源,安全島應該是最後一道防線,我們應該整合更多社會資源和家庭資源。”
  “暫時停用很無奈,應加快普及兒童福利院”
  “廣州最早暫停使用‘嬰兒安全島’說實話讓我感到有點意外,但這可以理解。”北京師範大學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昨晚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解釋說,這是我國兒童福利制度滯後的必然結果,“如果不將兒童福利制度普及全國,誰實驗安全島誰就會停。”
  王振耀表示,“安全島”暫時停用的結果很無奈,因為安全島歸根結底只是一種人道主義。”他表示,解決之道應該在全國各地加快普及兒童福利院,建立起普惠性的兒童福利制度,以免大量的棄嬰涌向廣州這樣的大城市。
  王振耀介紹說,英國自1948年開始向所有的兒童發放養育津貼,提高兒童福利。歐洲普遍在50年代建立起了全國普及的兒童福利制度。日本則在戰後首先通過兒童福利法,在國內所有的社區一級建立起兒童福利機構,收養當地的棄嬰。“西方發達國家建立嬰兒安全島都是在幾十年前,當時國力都不強,中國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普及兒童福利。”
  南方日報記者 駱驍驊 李強
(原標題:穗“嬰兒安全島”暫停試點 福利院接收能力達極限)
創作者介紹

rp66rpwbd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